那6位投资大佬教我的事2016-2-22

 



序言

2015年,带着常伴手边的功夫茶具和一盆仙人掌,我离开了老东家,和三位兄弟一起创立了熊猫资本。如今仙人掌还好好地活在我的新办公室里。

这是一次身份上转换和叠加——创投,我们依然是投资人,更重要的是,我们也是创业者。

刚刚欢乐又忙碌地度过了一个春节,在中国文化里,这是个辞旧迎新的新时点,而熊猫资本也即将迈入第10个月的发展。在这数月的历程中,我常常将几位投资界前辈的寄语放在心上品读玩味,无论是关于合伙人文化的锦言良策,还是对个人心境的支持鼓励,不同的阶段、处境下,都让我对这些寄语生出不同的感悟。

这6位投资界的大佬既是我们的投资人,也扮演着导师的角色。他们亦师亦友,让我获益良多。

值此元宵佳节,仅以此文表达我的心意,也与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感悟。

什么是好的投资人文化?要有危机感,因为每个GP都要有会被干掉的危机感。

——启明创投合伙人邝子平

我始终认为基金的文化是人的文化。

如何处理合伙人之间的关系,如何让每个人对公司有归属感,无论是建立机制还是创建文化,其核心都离不开“人”。

纽约联储主席William C. Dudley这样定义公司文化:“文化是指在规章和制度缺席的情况下引导行为的潜移默化的准则……就如同微风一般,你也许无法看到文化,但你却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它的存在。”

怎样的文化才是好的投资人文化?启明的邝总曾给我们四个合伙人一句很好的建议:合伙人之间要有危机感,你做的不好,是会被干掉的。

邝总所说的危机感,来自于由制度保证的平等氛围。真正的partnership不只是口上说的平等、信任,而是给予所有合伙人平等的权利,包括投票权。

当我们的合伙人拥有平等的权利时,民主就会开始发挥作用。今天如果合伙人们觉得我做的不好,可以通过投票的方式将我淘汰,这样危机感时刻鞭策着我变得更好,也让公司保持向上的活力。

此外我也认为,给予所有合伙人(包括未来可能加入的合伙人)以平等的权利,也更容易提升参与感和归属感。平等带来的不仅是想要“尽己所能”的参与动力,还有畅所欲言的沟通欲望。

意见相左时,我会看着对方的眼睛问,你确定要投吗?你确定的话,那就投吧。

——Hurst LinDCM董事合伙人)

我们常说合伙人之间要互相信任,但怎样表达这份信任?

DCM的林欣禾(Hurst)是这样做的。Hurst曾向我描述他与合伙人发生意见分歧时的场景:合伙人们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在陈述完各自的理由原因后,场面一度沉默,Hurst会看着对方的眼睛问,你确定要投吗?你确定的话,那就投吧。

熊猫资本内部也发生了这个场景的复刻版。去年圣诞前,我与IC会的其他成员在某个决策上始终达不成一致,在最终要做决定的时刻,Tony(梁维弘)看着我的眼睛说,“对于这件事情,你是了解最多的人,我提出了我的疑虑,但我决定信任你的决策。”

有时你无法描述信任的缘由,却真切地感受到它的存在。

Hurst的故事也是我们熊猫资本确立“银弹机制”的契机。在我们的IC会(投资委员会)上,四个合伙人需要对某个决策达成一致才能通过,但当一个成员在其他人反对的情况下仍对某个案子有着相当大的信心,他可以选择启用“银弹”,就像给予选秀选手场外直通卡一般。

我在他身上真正看到,什么是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我眼中的周逵(红杉资本)

如果说上面提到的两位大佬在公司制度和文化上给了我很多启迪,那么红杉资本的周逵和沈南鹏(Neil)则为我上了一堂叫做《成功投资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的课。

与周逵聊天是很好的脑部锻炼。因为LP和GP的关系,我们会定期向逵总汇报工作,在聊天过程中,他会不断地抛问题给你,而我在绞尽脑汁回答问题时,也在重新审视自己的思考过程。

一个在投资圈已经有如此地位的大佬,在和他聊天时,你依然能感受到他对获得新知的渴望。当“stay hungry,stay foolish”几乎变成一句心灵鸡汤,每个人都能装模作样地喝上一口时,已经鲜有人让你可以真实深切地体会到这种精神了。而每次我们的聊天结束时,周逵的结束语总是“多投好项目啊”,简单朴素的一句话,大道至简。

投资圈中,我们多习惯以X总称呼前辈,无论是出于应有的礼貌,抑或是对方强大的气场带来的压力。红杉的Neil却有一种独特的气场,让我不自觉地常想直呼其名,仿佛他不是被誉为投资圈东邪的大佬人物。与Neil通过微信或邮件沟通,十分钟内一定会收到回复。这些小的细节常常让我感慨,十年如一日的勤奋、谦逊或许就是一个投资人成功的必要条件。

冠泰让我和Peter(毛圣博)好好过,好像叮嘱新婚小两口一样。

——我与启明创投合伙人叶冠泰的来往

我们熊猫的四个合伙人都是从不同基金出来的,选择创业,也就意味着放弃的已有的成就和很好的待遇,这样的人生选择不可谓不重大。

Peter在启明的最后一天与各位上司、前辈做辞职报告,聊到大概5点钟,而6点左右,我就收到了启明合伙人叶冠泰的短信。原文我的印象已经模糊了,但大意是“Peter比你们年轻一点,要多多照顾,创业路上互相帮助”等等,就像父母在叮嘱新婚的小两口要好好过日子一般。

我与冠泰的关系一直很好,不过并没有什么业务上的交往。而在我们选择成为创业者的时刻,收到这位大哥的温暖期望与鼓励,其中浓浓的人情味让我感怀。

"信任自己。你意识到了问题,就能很好地解决问题。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

我一直是个努力又还算幸运的人,但在创立熊猫的这段时间,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忧虑:肩上的责任重了,压力大了。工作的担子从未如此真实沉重。

几位合伙人兄弟推我做基金CEO,而我深知对于一个公司或者机构来说,CEO也许决定着最后的结局和高度。这种认知让我陷入了一种忧虑和自信缺乏的恶性循环中:会不会因为我的高度不够,或者我成长得不够快,而影响到熊猫资本的发展。

有天,在王强老师家楼下的漫咖啡,我跟他聊起了我的忧虑。过了这么久,王老师的话仍言犹在耳:“兄弟愿意相信你,你就要信任自己;LP愿意相信你,你就要信任自己。你能提前有这个意识,就应该能很好地解决问题。”

当我们不可控制地陷入自我怀疑的时刻,来自行业前辈的肯定和信任无疑是最好的鼓励。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相信自己也否定自己,挑战自己也重塑自己,怀着最美好的期待,走向也许布满荆棘的道路,一往无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为熊猫资本



联系我们:021-61512748;投递BP:bp@pandavcfund.com
合作:mkt@pandavcfund.com;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1116号龙之梦大厦2609室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沪ICP备16003703号 技术支持:立方米网络

联系我们:021-61512748;投递BP:bp@pandavcfund.com
合作:mkt@pandavcfund.com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1116号龙之梦大厦2609室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沪ICP备16003703号 技术支持:立方米网络